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外贸实务 > 工作研究
石油人民币破局在望

    不经意间,人民币正在搅动国际原油贸易格局。石油人民币雏形显现。

  最近的两起事件标志着石油人民币的基础设施进一步完善。9月15日,受到美国金融制裁的委内瑞拉宣布以人民币计价石油,称此举是从“美元暴政”中解放出来。10月9日,人民币对卢布交易同步交收机制正式启用,中俄石油交易实现无美元环境。或许,不仅仅是原油贸易格局,还可能触及到全球货币体系和金融秩序。

 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、董事总经理程实称,单一的石油美元体系逐渐落后于全球经济的新趋势,引致了矛盾重重的“三方困局”。当前,不仅击破“三方困局”已成为大势所趋,多元化涨潮、全球经济复苏“换挡提速”和石油低价泥淖形成合力,也赋予了石油人民币的质变机遇。“有鉴于此,我们对石油人民币的发展前景保持谨慎乐观,并将对其最新进展予以持续关注。”程实说。

  程实进一步分析称,破解 “三方困局”,关键在于发展石油人民币,进而构建多元化的石油计价结算体系。一方面,石油人民币将推动人民币全球支付规模的强劲增长,助力人民币国际化的跨越式发展;另一方面,基于石油人民币体系,中国、石油出口国和“一带一路”沿线经济体有望形成“互惠循环”,为全球长周期复苏注入新动力。

  程实称,建立石油人民币体系能给三方带来共赢,不仅将助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跨越式发展,更有望构建三方“互惠循环”,为全球长周期复苏注入新动力。

  第一,石油人民币助力人民币国际化“撑杆跳”。随着石油人民币体系的建立,人民币国际化将摆脱石油美元的束缚,借力石油计价结算产生的庞大货币需求,实现跨越式发展。以2016年数据为基准对这一推动作用进行估测,未来全球石油计价和结算体系将大概率转变为美元、欧元、人民币并行的“三元格局”,或是以美元、人民币为主导的“双峰格局”。无论在何种格局下,石油人民币的逐步发展,均将大幅扩大人民币全球支付规模,从而提升其国际地位。情景一:假设石油人民币首先覆盖俄罗斯的石油贸易,那么在“三元格局”和“双峰格局”下,人民币全球支付的年度规模将分别获得245.6亿和368.4亿美元的增量。情景二:假设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沙特接受石油人民币,那么在“三元格局”和“双峰格局”下,人民币全球支付的年度规模将分别扩大453.9亿和680.9亿美元。情景三:假设沙特的示范引起OPEC的整体效仿,“三元格局”和“双峰格局”对人民币全球支付规模的扩大作用将分别升至1314.4亿和1971.7亿美元。情景四:假设全球石油出口国(除美国外)普遍接受石油人民币,则在“三元格局”和“双峰格局”下,人民币全球支付的年度规模预计分别增加2236.5亿和3354.7亿美元。

  第二,石油人民币打造三方“互惠循环”。除了直接扩大人民币全球支付规模外,从全局视角看,石油人民币与人民币国际化、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相辅相成。以“一带一路”沿线经济发展的内生需求为动力,以人民币的货币信用为支撑,石油人民币体系将逐渐形成惠及中国、沿线经济体、石油出口国的良性循环。第一步,在全球石油供大于求的格局下,石油出口国通过进入石油人民币体系,能够优先对接中国位居全球首位的石油进口需求,获得稳定的财政收入和经济增长。第二步,石油出口国的石油人民币盈余,将逐步回流至中国金融市场和人民币离岸市场,并由此为中资企业和以人民币融资的“一带一路”沿线企业提供资金。第三步,上述企业对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区域的资本输出,将加快区域内国际产能合作与经济结构优化,充分激发沿线新兴市场的发展潜力。同时,人民币流动性与新兴市场的周期高度匹配,也有助于防范新兴市场的财政风险和金融市场风险。第四步,沿线经济的快速发展,不仅为石油出口国的人民币资本输出产生丰厚利得,同时也将从根本上扩大石油需求,开启新一轮的互惠循环,并不断巩固石油人民币体系。由此可知,在这一循环中,中国将加速实现人民币国际化、多层次金融市场建设、资本市场双向开放和国际产能合作。沿线新兴市场将受惠于充沛的资本流入,稳定的区域金融市场以及持续的区域经济复苏。而对于石油出口国而言,不仅能够摆脱美元依赖,更能够走出石油低价泥淖,获得稳健的石油出口收入和多元化的资本利得。

  程实说表示,“破局”路在前方,更在脚下。石油人民币的发展之路将呈现两点重要特征。一方面,石油人民币路在前方。石油人民币并非重步美元旧途,而是开创多元化的石油计价结算体系,从而形成三方共赢的“互惠循环”,支持全球经济的长周期复苏。另一方面,石油人民币路在脚下。当前,多元化涨潮、全球经济复苏“换挡提速”和石油低价泥淖形成合力,赋予了石油人民币质变机遇。从内部看,金融改革有望进一步深化,进而推动资本市场双向开放和原油期货市场发展,从而完善石油人民币的全球循环渠道。

  新闻链接

  石油美元引致“三方困局”

  危机十年之间,以美元作为唯一基准的石油计价结算体系逐步暴露出严重缺陷,形成了矛盾重重的“三方困局”。随着全球经济复苏迎来换挡提速和多元化涨潮,这一困局的负面影响愈加凸显,破局之变的时机正在成熟。打破“三方困局”、构建多元化的石油计价结算体系已成为大势所趋。

  对于石油出口国,沙特、伊朗、俄罗斯等国以石油出口为经济支柱,在单一的石油美元体系下产生了两项系统性的风险短板。一方面,美元波动冲击经济稳定。2014年6月至今,美元指数的中枢水平整体抬升,以美元计价的原油则随之陷入痛苦的低价期。在此阶段,石油出口国财政收入和经济增速明显下滑,引发了赤字恶化、资本外流、货币贬值、金融市场震荡等连锁反应。另一方面,石油美元体系下,美国能够依靠美元的国际清算系统发起制裁,限制或阻断金融交易渠道,从而打击能源国家的石油出口。有鉴于此,上述国家和哈萨克斯坦、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多国已开始尝试绕过石油美元体系,在双边石油贸易中采用欧元、人民币等非美货币,沙特、巴西、苏丹等国也已展露观望姿态。2018年,美联储缩表和加息将形成共振,加速货币政策的收紧,单一的石油美元对石油出口国的桎梏将更加严重,石油贸易的去美元化需求有望持续高涨。

  对于人民币而言,单一的石油美元限制了国际化的发展空间。长期以来,基于“世界工厂”的产业优势,制造业的跨境贸易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主导动力。但是,随着中国经济转型升级,资本输出、储备货币、大宗商品计价结算将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新引擎。其中,摆脱石油美元束缚、实现人民币对石油的计价结算,处于核心地位,落一子而盘活全局。第一,如果石油人民币体系成立,石油进口国需要先持有一定规模的人民币,才能保障石油贸易正常进行,因此人民币需求的规模和稳定性均将跃升。第二,根据美元的历史经验,“石油-货币”体系是掌握大宗商品定价权的起点。立足于石油人民币,人民币对粮食、煤炭、矿石等其他大宗商品的计价结算功能将加速发展,从而进一步提升人民币的国际需求。第三,石油出口国在石油贸易中积累大量人民币盈余,转而采用人民币进行全球投资,多主体、多方向、多层次地打破美元业已形成的网络效应,强化资本输出对人民币国际化的驱动力。第四,在石油人民币体系下,石油出口国对人民币资产的旺盛需求将长期推升人民币的价值中枢,夯实货币信用。这将坚定全球各大央行对人民币的信心,提振人民币的储备需求。今年9月以来,人民币汇率已在双向波动中实现趋势性稳定,人民币国际化加速推进的机遇窗口已经打开。

  对于目前在新兴市场引领下正缓慢复苏的全球经济而言,石油美元与这一复苏进程存在内生矛盾,给复苏进程带来潜在风险。(来源:中国商务新闻网 )

安徽省进出口商会网免责声明:

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安徽省进出口商会)” 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15日内与商会取得联系,我们会及时处理

如未与安徽省进出口商会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,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,并不能给予答复、解决。

联系方式:

电话0551-67122765 

邮箱: accie@foxmail.com

 

电话:0551-67122760、0551-62614642—808 | 传真:0551-67115020 | 电子邮箱:accie@foxmail.com
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长江路327号富达大厦五楼 | 邮编:230061 | 版权所有:安徽省进出口商会 | 皖ICP备08101950号